f2抖音,富二代,就这么嗨

f2抖音,富二代,就这么嗨 周小米心里十分清楚,利用孝道二字制造舆论,是老宅那些人的最有效的手段。-79-周新贵和许氏都不算笨,那个周莲儿,也是个特别擅长算计的人,他们拐弯抹角的算计自家人,不就是想得到家里的产业,要据为己有吗?难不成还能是有了悔意,为了那所谓的,可笑的亲情?

别逗了!

老宅人既然要用“孝道”二字来制造舆论来打压他们,那这场大戏就必须要有观众!如果没有外人,没人看他们演戏,那他们自说自演给谁看?而他们想用舆论来打压周家的目的也就达不到了。

毕竟家里现在有两个孩子在读书啊!不明因果的人如果只听老宅人的一面之词的话,很可能就会对周家人产生误解,这样一来,他们家的名声可就真毁了,‘弄’不好,还会影响两个哥哥科举呢!

看来他们也是做了鱼死网破的准备,如果不成功,那就要撕破脸皮,将周家摆在不仁不义不孝的位置上。这样一来家里两个哥哥的学业受到影响不说,没准连生意都要受到影响呢!

真是好胆!

周小米气得直磨牙,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个时候,意气用事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容易让她冲动行事。她要做的,是打探老宅那些人的目的,然后一一做出安排,千万不能让对方得逞。

周小米轻呼一口气,暗暗攥紧了拳头。不过,她的大脑却是飞快的运转起来,好几个想法从脑袋里闪过。

对付老宅的人,不能客气,手软,否则这些人就会蹬鼻子上脸。

周小米想了想,或许,这个时候该是全家人团结一心的时候。

之前她病倒时,林氏说的话倒是给她提了个醒儿。她到底是个姑娘家,以后要嫁人的,不可能永远都站在全家人的前面替他们遮风挡雨,不管是两个哥哥也好,爹娘也好,他们也该知道一些事情了!

周小米像是相通了什么,做了什么决定似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出‘门’喊了娟子来。

天使美女恋上凡间

“娟子,你去作坊那边,把老爷叫回来,哦,顺便把周安叫过来。”

娟子现在的模样跟当初刚到周家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刚来的时候,这姑娘瘦得像竹竿似的,浑身上下没有二两‘肉’,而且身上还有伤,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现在呢,变白了不少,身上的伤也养好了,吃的好,睡得香,日子过得舒坦,整个人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小姑娘开朗了不少,不过话依旧很少,眼神却比以前明亮多了。

“唉!”娟子脆声的应了,蹬蹬的朝外头跑去。

周小米站在屋檐下,心里默默的做着打算。就在她准备转身去后院的时候,林氏突然推‘门’走了出来。

“娘?”

“唉,闺‘女’,你要干啥去?”要是自己没看错的话,闺‘女’刚才是不是想去后院?这可真是稀奇了,这孩子很少去后院的。

周小米想了想,便问她:“娘,小五小六睡了?”

“刚睡下。”

周小米便道:“嗯,娘,那你先去我屋里待会?让李嫂看着孩子们,一会儿我爹也回来了,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林氏觉得闺‘女’的话有些不对劲,可是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呢,她便转身朝后院走去了。林氏到了嘴边的话就咽了回去,反正一会儿就能知道闺‘女’要说啥事了,也不会急于一时。

就在这时,周大海和周安一起回来了。娟子落后两步,进院的时候,顺手把大‘门’拴上了。

“娟子说闺‘女’找我有事,啥事啊?”周大海很匆忙的样子,一看就是没有忙完手里的活计。

林氏摇了摇头,“咱闺‘女’神神秘秘的,说让我先去她房间等她。”

周大海心里犯嘀咕,不过依旧道:“那就等一会儿吧,她人呢?”

“去后院了。”

林氏招呼娟子道:“你去烧点水,一会儿给小姐泡茶用。”

娟子应了一声,转身往厨房去了。

周安觉得,现在自己站在这儿,似乎也不大合理,瞧那架势,好像主人们有话要说似的,自己还是先回避一下吧!

周安自觉自动的去劈柴去了。

林氏和周大海转身推开了周小米的房‘门’,走了进去。就在夫妻二人心中忐忑不安时,周小米也把周翼兴和周翼文兄弟二人从后院带了过来。她去的时候,刚好赶上课休,师徒三人正在闲聊。

其实,也不能说是闲聊。章楚这个人,文采出众,见识也是非常人所能比拟的。周小米觉得的,他的身世肯定不简单,能跟云霆霄拉上关系的人,应该都很厉害才是。章楚时常会在课休的时候跟周家兄弟说一些外头的见闻,听着像是热闹一般,实则里头暗藏着不少做人做事的道理,让听人的受益匪浅。

周小米听过几回,觉得章楚教学问,跟现下那些只知道讲八股文的老夫子们不同,他的教学方法不死板,更灵活,除了教周家兄弟学问以外,还教给他们做人的道理,圣贤的智慧,开拓他们的眼界,这些,都不是普通夫子能够做到的。

章楚看到周小米来,也是十分惊讶的,周小米给章楚行礼,随后向他讲明了自己的来意:她是来给两个哥哥请假的。

其实,离放学的时间也没剩下多少了,但是周小米一刻都等不了。

章楚微微思忖一下,就点头同意了。小米这孩子,可不是没有成算的孩子,自己在周家这几年,也把这孩子看得很清楚,很明白。她不是那种无理取闹,无的放矢的孩子,一向进退得宜的她突然来给两个哥哥请假,嗯……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章楚挥挥手,示意三个孩子可以离开了。

周家兄妹三人连忙站好,给章楚行礼,这才退出书房。

就在兄妹三人要离开的时候,章楚的声音却又突然响起:“青铜这个孩子平时里虽然莽撞,不羁,可是只要是我特意‘交’待的事情,他都会认认真真的替我办好。你平时里没少给他做小灶吃,若有事,尽管来找他帮忙,他不敢推辞。”

这话,显然是对着周小米说的。

周小米转过身,郑重的再次行礼:“多谢先生。”

章楚点头,“去吧!”

兄妹三人这才离开后院,回到前院来。周小米直接带着兄弟二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果不其然看到了急得团团转的周大海和林氏。

这二人的反应早在周小米的意料之中!毕竟她表现的样子十分迫切,郑重,而且三缄其口,绝口不提自己找他们来的原因,这种情况下,夫妻二人惹还能镇定自若,那他们也就不是他们了。

“小米!”看到两个儿子的时候,周大海就更惊讶了!不管家里,铺子里有多少事,事儿有多难办,多棘手,自己闺‘女’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扛下了所有,宁愿自己累点儿,也不愿去打扰两个哥哥做学问。可是现在呢,还没到放学的时间,闺‘女’竟然把她哥哥带了回来,显然是跟先生请过假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竟能让闺‘女’把事情做到这份上。

到现在,周家兄弟两个还是一头雾水呢!他们也不知道小妹为什么会给他们请假,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有比较重要的事。

大家各自坐好,周小米先是看了看众人,随后才郑重的开口:“爹,娘,二哥,三哥,我有件比较重要,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说。”

大伙看她说得这么严肃,一颗心都不由得提了起来。周家兄弟俩倒还好,就是难为林氏了,紧张的不行,大气都不敢出了。

周小米见大家都没有疑问,便接着道:“我要说的,是老宅的事。”

老宅???

屋里的人都纳闷了,最近老宅的人都‘挺’消停的啊!虽然之前闹过,可是断亲以后这些人都老实了不少,现在两家基本上没啥联系了,见了面几乎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当然了,为了避免尴尬,他们也尽量的避开老宅的人,可是毕竟同在一个村子里生活着,想要完全不碰面,那是不可能的。老宅的人都有说酸话的‘毛’病,好像他们亏欠了对方似的,所以只要一碰上,肯定就要听几句酸溜溜的话!不过周家人不喜欢跟他们一般见识,就当没听见,久而久之这些人也老实了。

现在听小米这意思,好像老宅那边又有什么事了?

“今儿周秀儿成亲,周莲儿回来了,我听到了风声,说是他们针对咱们家做了一些事情!”

听完她的话,在座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小妹,你之前一直病着,病好了以后又没出屋,你咋知道他们要对咱们家动手脚呢!”周翼兴问了一句,他不是不相信自己妹子,只是怕周小米道听途说,‘操’不必要的心。

周小米早料到有人会这么问,她不慌不忙的道:“二哥,其实这也不是今天才听说的事儿,之前我生病,也多多少少跟这件事有些关系!我也是凑巧听到了一些他们的打算,这不,一气之下才病了嘛!”

她这么做,主要是有两个目的。第一,就像周翼兴猜测的那样,先前她明明病着,根本没有机会打探到老宅的消息,消息是从哪儿来的?她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总不能把红‘毛’‘交’待出来吧?除非她是疯了。

第二点呢,就是给自己之前生病找个借口,她真怕林氏发起狠来,圈着她,不让她管铺子上的事儿,所以老宅的人,就变成了替罪羊,成为了害她生病的罪魁祸首。

“到底怎么回事?”

周小米把自己事先想好的说辞搬了出来:“这事儿也是凑巧了。我在镇上的时候,闲着无聊就去逛街了,然后就碰巧看到了周莲儿!”周小米顿了一下,见众人脸上没有疑‘惑’的神情,反而个个全神贯注的听着,这才又道:“本来呢,咱们都已经断亲了,跟她自然也就没啥关系了,可是呢,我偏偏就听她跟别人提到咱们家了,而且神神秘秘的,脸上全是‘阴’险的样子。虽然我没听到详细的内容,但是我相信,我没听错,她一定是对咱家有啥图谋。”

周小米的话一说出来,大伙就都信了。这种似是而非,半遮半掩的可能,更能让人相信老宅的‘阴’谋,更能让家里人相信他们是有所图谋的!如果周小米真的把老宅人的计划从头到尾的摆出来,那才是会让人觉得怪异呢。

不管怎么样,她也不会害家里人。这样的提示若是还不能得到重视,那她家这些人,恐怕真就指望不上了。

周小米之所以把全家人都拉来,一起面对这件事,目的就是想让大家一起面对,顺便看看他们对老宅人的态度,还有就是处事的反应能力。周小米觉得,林氏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对,那就是家里这一副担子,不应该都放在她一个人的肩上,不管是谁,都应该有直面这个家庭真实情况的权力。他们应该学会共同面对!正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三人计全。这些事,或许还能加快他们的成长速度,何乐不为?

“真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敢打咱们家的主意!”林氏气坏了,人要脸,树要皮,这些人是不打算要脸了吗?

周小米一直在观察周大海的反应,他听了自己的话后,脸‘色’很不好,一副十分气愤,‘阴’沉的样子。还好他没有‘露’出什么为难,难以置信的表情,让家里人微微松了一口气。

事到如今,如果周大海还不能认清事实,想要对老宅的人心慈手软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难办了。

“爹,娘,我觉得周莲儿肯定鼓动老宅的人,想要从我们这儿得到什么!你们相信我,我肯定没猜错。”她迫切的希望,家人能重视这件事,不要存有侥幸的心理。

周翼兴和周翼文对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愤怒,他们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周大海伸手打断了。

“小米,爹信你。”沉默了良久的周大海,终于开口说话了。q39927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