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真空的id

抖音真空的id 最快更新军长先生我爱你最新章节!

沈玉荷没有再追上去,她呆呆的站在那儿,心里五味陈杂。

最明显的感觉就是后悔,后悔不该来探寻究竟,怕触碰一个雷区……

二十几年了,她始终不敢去越雷池一步,那是她心中永远的痛。

不知道怎么回的家,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李姨吓坏了,“老姐姐,怎么又一个人出门没有带我一起?不够意思啊。”

“我只是出去走走,累了,回房躺会,下次带着你。”沈玉荷笑笑,一脸的疲惫。

看她的样子,李姨不忍心再叨扰她,点头答应了。

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沈玉荷还没有从房间里走出来。

李姨不放心便过去看看她,发现她还躺在床上。

不由担心的问道:“老姐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现在什么时候了?”看着李姨打开灯,她有些诧异的问道。

“吃晚饭了,怎么睡这么久?”李姨递给她一杯水,依然很担心的问道。

纯纯少女复古高清唯美清纯照

“可能是走路太多了,才会累到,毕竟我们已经上年纪了。”说着她从床上起身,故作轻松的笑笑:“我们去吃饭。”

两人来到餐厅,慕离已经在座位上等着她们了。

看着沈玉荷极力掩饰的情绪,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假装不知,若无其事的笑道:“妈,今儿晚上可有叫花鸡吃呢。”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保姆端来还裹着泥巴的叫花鸡。

她笑着将托盘放在桌上,然后带着隔热手套将叫花鸡上的泥巴掰开,露出用荷叶裹着的叫花鸡,顿时鸡香裹着荷叶的清香充盈了整个房间。

“哇,好香啊。”慕离忍不住做陶醉状。

“这个时节,北风肆虐的,哪儿来的荷叶啊。”让李姨称奇的却是那荷叶。

保姆很得意的笑道:“这是我托人从植物园要的,那里有一处室内荷花池。”

“能一个味吗?”李姨还是有些怀疑,冬天温室里的荷叶跟夏天的荷叶能一样吗?

“一样的,是模拟室外环境培育的。”保姆开心的笑道:“那个培育员是我们村里考出去的大学生,我也是这次回乡探亲才知道,以后啊,咱们是什么季节都能吃荷香叫花鸡了。”

“太好了,改天我们举行一个叫花鸡宴会,把大家都喊来尝尝。”慕离开心的笑道。

“只是橙橙跟林青不在……”沈玉荷很是失落的说道。

她这样一说,大家都默不作声了,林青带着橙橙出国旅游已经杳无信息一个多月了,真是让人担心啊,若不是知道他们小夫妻俩感情好,只怕还以为是离婚了呢。

“嗨,管他们干嘛,两人正在享受X国的夏日阳光呢,那里有真正的荷花,我们只管玩我们的。”慕离眸中闪过一丝痛楚,随后迅速调整情绪,笑着安慰众人。

“再好能比家里好吗?慕离你若是能联系上他们,就让早点回来吧。”沈玉荷望着慕离,眸中充满了哀求,这是她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儿子,让慕离心里一阵疼痛。

他若是能跟林青联系上,早就让她带着橙橙回家了。

可是自从在酒店里给他扔下几句话后,他就再也没有她们母子的消息。

他也知道自己在国外什么都不是,而且林青想跟封爷在一起,也不会让他找到。

只能回国,然后想办法,他是不会放弃自己老婆孩子的。

“好的,妈,您别担心,好好照顾好小蝶儿等着他们回来就好。”慕离朝沈玉荷点点头,给她一个无声的承诺。

饭后,慕离回到书房,坐在沙发上一支接一支的抽烟。

他将所有的思绪都捋了一遍,而后,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拿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

夜已经深了,他站在窗外,望着外面漆黑的夜空出神。

林青是回来了,他从在X国那里的线人得知这个消息。

虽然,他不知道封爷为什么将林青和橙橙留在身边,但是他明白,属于他的东西谁也抢不走,儿子和老婆都是他的。

封爷带着林青橙橙回来了,这正是他想要的。

也在他的预料之中,虽然在表面上故作无奈的回国,但是这却是他的一个局。

或许从林青带着橙橙上飞机的那一刻就掉进了一个大大的陷阱中。

挖掘这个陷阱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封爷。

橙橙失踪,乃至后来林青离家出走失踪,引出封爷。

按说他是个局外人,既不是绑架橙橙的邪教组织,又跟他慕离没有什么瓜葛,跟林青更是没有交集,可是这个最神秘的黑帮老大,竟然出手相助。

原以为是圆满的结局却成了悲剧,橙橙被救出来,林青带着他投奔了恩人封爷。

将所有的一切串起来想想,不难发现,封爷才是真正阴谋的主使者。

而那个邪教组织只是一个托而已,是他自编自演自导的一场戏。

目的是什么,慕离不知道,但是明白一点,他绝对不会只是为了好玩,一定有某种不可告人的想法,而且是绝对跟他有关系。

毕竟他是司令大人,而且手握兵权,而林青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只是因为成了司令夫人才会变得不普通。

或许封爷布置这么大的一个局,俘获林青和橙橙的最终目的还是跟他有关系。

毕竟封爷是全世界最有名的毒枭,而且富可敌国,女人他不缺,自然不会看上身为两个孩子妈妈的林青,能让他动心的,可能就是将冥幽堂渗透到国内来,依靠他的关系和势力。

抽丝剥茧想明白这样的道理,慕离才会假装绝望从X国抽身。

这样的想法他跟任何人都没有透露,身在X国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封爷的奸细,人心难测不得不防,即便是曾经跟了他许久的洪强他都不能相信,毕竟他也是冥幽堂的人,即便是有看似不得已的苦衷和理由。

而白雪,想到这个女人,他脸上的表情更加复杂了。

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每场局都会是先做足了前

戏,才会徐徐展开主题内容。

而最好的猎人就是,任凭前

戏发展,等待局的铺开,这样玩起来才有意思。

如果将前

戏掐断,那么局就会在萌芽中被扼杀,这样虽然很省心但绝地不会代表这个局就此覆灭,而是会像打不死的小强,不断地衍生。

既然是较量,那么只管放马来吧,最起码,封爷带着林青橙橙回来了。

在他的地盘上,他有更大的胜算,这也是釜底抽薪从X国彻底的原因,果然他们随后就跟过来了。

夜深沉,无边的黑暗压得人喘不过起来,慕离却燃气一份斗志。

封爷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但是棋逢对手那才是一个好猎人最开心的事情。

回国后,慕离不再让洪强插手封爷的事情,让他安心陪着白薇过日子。

洪强明白慕离的苦衷,他没有拒绝就答应了,也想到自己毕竟是冥幽堂的人,林青现在带着橙橙跟封爷在一起,或许他该避嫌。

洪强的老丈人白老板将慕离农庄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他,让他加入农庄董事局,算是给他一份谋生的本钱。

这是也是他在洪强他们还未出国时候就打算好的,如今终于完成心愿。

洪强从此便开始了惬意的小老板生活,帮忙打理农庄,跟白薇一起带小宝宝,小日子过得倒也是蛮开心的。

“报告司令大人,封爷的别墅就在您住的小区,不过却是最深处,靠近南门位置。”小龙一上班就跟慕离汇报了这个重要情报。

慕离听后很是惊诧,想不到他会选择跟他居住在一个小区,这是挑衅还是本着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他一时想不明白。

“增加暗哨,二十四小时密切关注那边的动静。”慕离沉声吩咐道。

“司令大人,他们反跟踪的能力很强,每次封爷出门总是有五六量相同的车一起,很容易将他的车跟其他车混淆了,或者是跟丢了。”小龙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不要怪国人都说外国的月亮比国内的圆,即便是外国的黑社会也比国内的能力强啊。

当然这不是灭自己的志气长他人的威风,认清形势才能做更好地判断。

“那就把暗哨撤了。”慕离沉思片刻出声说道。

“啊?!”小龙听后不由诧异,把暗哨撤了?不跟踪了?认输了?

看他一脸怀疑和惊讶的表情,慕离不满的斥责道:“怎么?没听明白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听,听明白了。”小龙立刻站直身体,给慕离敬了个军礼,“遵命。”

很快他也领会了司令大人的意思,既然已经被识破,他们反跟踪的能力那么强,不如放弃,还能迷惑他们放松警惕,人得意地时候往往容易大意。

果然是司令大人,着实高明,知进退才是最好的猎人,以硬碰硬只会玉石俱焚。

其实,他并没有完全领会慕离的意思,即便是不跟踪,封爷早就布置好的局也会一步步的放出来,何必多费力气,没有较量过,封爷是不会轻易将冥幽堂在本市铺设的。

林青自从回来后,常常站在窗前发呆。

不过是出去旅游一个月,再回来她已经完全换了身份,不再是司令夫人,可是这里终于是生活着她的亲朋好友,还有她那个可爱的宝贝女儿小蝶儿,怎么能不思念,好想见见他们,可是她不能!

看她如此痛苦,封爷倒是善解人意,试探着问道:“要不,你把真相跟他们说了吧,相信他们都会谅解你的,何苦这样折磨自己。”

“不,如果不能治好橙橙,我就是慕家的罪人,有何脸面去见他们。”说着泪水在林青的脸颊上滑落,她无法想象,沈玉荷见到现在的橙橙,会是怎样的心痛,她无法面对所有人,如果不是她一意孤行非要带着橙橙出国旅游,便不会有这些事情。

“唉,只是一个意外,谁知道橙橙会被邪教组织选中。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相信我,橙橙会好起来的。”封爷出声安慰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