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影视tv版官网下载

葡萄影视tv版官网下载

   记者 肖玮 编辑 岳彩周

333

期货江湖传奇人物、被称为“东邪”的葛卫东,近日因失手宁德时代非公开发行再度成为大家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

谁是葛卫东?他曾因被英国《金融时报》称为2015年1月LME铜价格大幅下挫的推手而名声大噪,曾投资平安银行等白马股大赚。

从国企员工到专职期货、股票投资者,从草根散户到资本市场大佬,2019年身家130亿元的他在业界是个传奇。

某私募基金公司负责人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葛卫东可以说是传奇前辈,从投资风格来看,比较看重基本面,而且拿得住,跌了不会轻易卖,看大股东和管理层的能力进行投资。”

葛卫东身上有“父母把我生下来就是为了做投资”的狂傲,也有“总结了20年了还是常常犯同类的错误,难道是真的改不了吗?”的自省。

近两个月,A股人气高涨,而葛卫东斥资15亿元认购兆易创新定增、参与宁德时代200亿定增未能获配等一系列消息,让其再度成为镁光灯的“宠儿”。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发现,葛卫东在2015年牛市前后为人所熟知的投资标的有平安银行、红太阳和安泰科技等,而进入2017年,其个人投资A股的关注领域开始更多聚焦在兆易创新等科技股上。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起,葛卫东以其个人名义投资并出现在前十大股东名单的A股上市公司有西藏药业、用友网络、科大讯飞、中科曙光兆易创新、国新健康、北方华创和锐科激光,除西藏药业和国新健康外,其余均属科技领域。

这些股票是否存在共同的特点?梳理发现,除讲究基本面外,葛卫东持股期间,上述标的公司多有进行定增和转增股本的事项。

对于股市的研究,葛卫东曾在其微博上有过这样一段描述:“研究是要讲方法的,有的人研究行情太努力,反而变成一叶障目,只见树木,不见深林!太专注细节会把自己弄晕。有的人对基本面的研究又太不重视,根本不知道博弈的标的的情况和变化,又会太迟钝,搞不清楚市场的大方向。”

葛卫东的投资版图并不限于期货和股票,其通过2005年成立的上海混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混沌投资”)全资控股贵州东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后者在2009年成立之初,便开始在贵阳大力打造新区,开发五星级酒店及写字楼综合体。

葛卫东最近怎么买股票?

重视基本面,长期持有,青睐定增、转股,会逆势增持。

在前文提及的西藏药业、用友网络等8只葛卫东在2017年后的重仓股中,其最早进入的是西藏药业(2017年半年报),最晚的是锐科激光(2019年年报),与此同时,在2019年三季度,葛卫东已相继退出中科曙光、国新健康和北方华创的前十大股东。

据东方财富Choice,上述8家上市公司,除国新健康外,其余7家公司的营收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均连续录得同比增长,而8家公司的净利润均在2018年至2019年间录得复合增长。

除基本面外,定增和转股是葛卫东比较看重的事项。在2017年后这波投资中,葛卫东习惯通过“二级市场+定增”的方式增持上市公司的股份,而公司推出的转股方案,则让其持股进一步增加。经统计,2017年后,葛卫东曾参与西藏药业、科大讯飞和兆易创新的定增,而用友网络也于今年7月1日推出了定增方案,认购对象暂未确定。

这些定增大多让葛卫东获利匪浅。

2017年5月,葛卫东参与认购西藏诺迪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西藏药业600211)的定增发行,其以每股36.48元的价格认购291万股,合计斥资1.06亿元。

随后,葛卫东在2017年下半年增持西藏药业490万股,当年年末合计持股78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4.35%,位列公司第三大股东;2020年4月,西藏药业实施每10股转增4股,葛卫东持股也由781万股上升至1093.4万股。其中,定增部分由291万股上升至407.4万股,这部分股份已在2020年5月解禁。

葛卫东持股西藏药业已3年有余,以今年7月22日收盘价88.40元/股计算,其定增持股部分的市值约3.60亿元,较当初认购成本1.06亿元浮盈约239%。

西藏药业借道定增持股不同,在对芯片制造商上市公司北京兆易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兆易创新603986)的投资上,葛卫东则是先从二级市场买入。

葛卫东自2018年上半年开始在二级市场增持兆易创新,当年年末,葛卫东持股兆易创新26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3%,首次进入公司前十大股东,排名第十位。

2019年8月和2020年6月,葛卫东相继参与兆易创新的两次定增发行,两次定增价格分别为75.47元/股和203.78元/股。其中,第一次,葛卫东斥资约3.80亿元认购兆易创新503.5万股,锁定期12个月;第二次,在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大基金分别在今年3月、4月和7月三次减持兆易创新的背景下,葛卫东仍然斥资约15亿元认购736万股,锁定期6个月。

认购完成后,葛卫东持有兆易创新2109.5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4.48%,排在朱一明、大基金、香港赢富得有限公司和陕国投•财富28号单一资金信托之后,聯意(香港)有限公司之前,为公司第五大股东。

葛卫东的盈利有多少?单以第一次定增计,兆易创新于今年实施了每10股转增4股的权益分派,该次定增股份由503.5万股增加至704.9万股。按2020年7月22日收盘价242.53元/股计算,上述定增股份已由初始价值3.80亿元上涨至17.10亿元,浮盈达350%。

此外,2019年7月,科大讯飞以每股27.10元的价格发行1.08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为29.27亿元。其中,葛卫东斥资4亿元,认购1476万股,限售期12个月。以今年7月22日收盘价38.02元/股计算,葛卫东定增持股部分浮盈约40%。

葛卫东也有逆势增持的戏码。武汉锐科光纤激光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锐科激光300747)属于葛卫东较为新进的投资标的,其首次“露面”是在公司的2019年年报,葛卫东持股159万股,位列公司前十大无限售条件股东中的第九位。

锐科激光股价曾于2018年7月24日创下历史新高149.67元/股(前复权),去年年末报收117.80元/股。今年一季度,锐科激光股价曾有一波下跌走势,其于3月30日跌至年内低点76.56元/股,而在这波35%的回撤中,葛卫东逆市增持至169.5万股,并首次跻身公司前十大股东。截至7月22日收盘,锐科激光股价报104.50元/股,从年内低点回升36%。

“大佬”也有看走眼

即使是经验丰富、久经风雨的“大佬”,也有对行情错判的时候。

2015年4月21日,葛卫东曾在微博对当年牛市的高度进行过预判,他在微博称“无聊说两句,这轮股市能涨多高,我不知道,只知道会很高,很高!6124绝对不是顶,我们的政府把底牌露了,所以上涨的速度也会很快,踏空的人会很难受!要坚持不被震出来也很难!祝大家抓住这个战略机会发大财。”然而,当年牛市最终止于2015年6月12日,上证指数当天报收5178.19点。

对具体个股,葛卫东也曾看走眼。其曾在2019年三季度退出3家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之列,其中国新健康属于下跌趋势中离场,北方华创和中科曙光股价则在其“退出”后有不错的涨幅。

自2018年上半年起,葛卫东开始增持国新健康保障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国新健康000503),截至当年年末,葛卫东持股971万股,占比1.08%,位列公司第二大股东。

2019年,葛卫东开始逐渐减持国新健康,后者2019年三季报的前十大股东名单已不见葛卫东的身影。以国新健康2018年半年度末收盘价31.78元/股(前复权)和2019年三季度末收盘价17.54元/股来看,葛卫东在持股国新健康期间,上市公司股价下跌了45%。

不过,这也仅能说明葛卫东持股期间,国新健康股价大趋势是下跌的,至于实际中是否通过波段操作降低成本而最终达到盈利“出局”,暂不得而知。

2018年三季度报,葛卫东的名字首次出现在北方华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北方华创002371)的公告中,其持有300万股,位列前十大无限售条件股东的第七位。随后,葛卫东持股一直没有变动,直到2019年三季度报,不再出现在前十大无限售条件股东的名单中。

这段时期,北方华创曾于2019年1月定增融资20亿元,但葛卫东并没有认购该次定增股份。在葛卫东持股期间,北方华创股价从2018年三季度末的46.95元/股上涨至2019年三季度末的65.52元/股。而在这之后北方华创迎来了一波更大的涨幅,截至今年7月21日收盘,北方华创报182.00元/股,其股价从去年三季度末累计上涨了178%。

对于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中科曙光603019),葛卫东的操作也有类似踏空。2017年年报显示,葛卫东持股1000.75万股,占总股本比例1.56%,位列公司第八大股东。随后通过增持和转增股本,葛卫东在2019年半年度持股4385万股,占比4.87%,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2019年三季度报,葛卫东消失在中科曙光的前十大股东之列。而截至今年7月21日收盘,中科曙光股价报46.00元/股,从去年三季度末的24.42元/股累计上涨了88%。

葛卫东的“混沌”江湖

葛卫东出生于1969年2月,其在2005成立混沌投资前,曾有过两段任职经历,分别在1991年10月至1997年7月间就职于贵州粮油进出口公司,以及在1997年8月至2005年6月间就职于上海东景金属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

1991年7月,葛卫东从四川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当时虽然在国企上班,但其已开始做投资,据媒体报道,其刚开始投资,做过大豆、油脂的现货生意,2000年专职做期货,曾两次爆仓,2004年迅速崛起。

2005年,葛卫东创立混沌投资,随后于2007年成立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混沌道然资管”)。当年,葛卫东找来王歆做搭档,葛卫东做期货,王歆主要管理混沌道然资管旗下的基金产品。王歆曾公开表示,自己能着眼长期做投资,归功于葛卫东对投资的深刻理解和对宏观大局的精准把握,两人的默契形成了混沌的平衡。

基金业协会官网显示,混沌道然资管目前共有27名员工,王歆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基金经理,其曾在1991年1月至1999年9月间任交通银行贵阳分行国际部副总经理,随后又曾在交通银行总行任国际部外管处副处长,后于2007年5月正式加入混沌道然资管。

截图自基金业协会官网 王歆和葛卫东

2008年,混沌道然资管发行第一只产品,王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自己选定的股票非常“长情”,一般都要持有两三年。“我们2008年发行第一只产品,五年来仓位从未低于90%”。这样的做法也给他们带来了比较丰厚的收益。

对于自己的投资理念,葛卫东曾表示,“最佳的是要成竹在胸,既有大貌,又明白现在的或潜在的主要矛盾,仔细体会市场对每个因数的评估到位情况,是否有偏差,所以,既要努力研究,又要和市场保持恰当的距离就变成了一种艺术!”

2015年9月,混沌投资旗下两只基金混沌价值一号基金和混沌价值二号基金的净值均遭到较大幅度的回撤,混沌投资宣布向两只基金追加1.5亿元,并让渡投资收益。彼时,市场谣言四起,曾有传言称混沌价值二号30亿被强平,葛卫东期货账户爆仓、欠银行90亿元、生病入院等,随后均由公司公开澄清纯属谣言。

去年2月,葛卫东转让了混沌道然资管47.5%的持股权,引入新股东上海道然介夷企业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后者除持有份额比例93.16%的唐钰琳外,其余份额持有人主要为混沌道然资管的高管。转让后,葛卫东及其姐姐葛贵兰和混沌投资分别持股混沌道然资管40.26%、6.3%和2.05%,而葛卫东的搭档王歆则持股约3.90%。

葛卫东的投资版图并不止于期货和股票投资。混沌投资官网显示,混沌投资除控股混沌天成期货外,还全资控股贵州东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东景房地产”)和贵州东昇粮油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东昇粮油开发”)。

其中,东景房地产在2009年成立之初便开始在贵阳大力打造新区,开发五星级酒店及写字楼综合体,而混沌天成期货和东昇粮油开发则仍然与期货投资相关。

2014年,葛卫东通过混沌投资斥资逾1亿元收购鸿海期货,改名为混沌天成期货,涉足期货经纪和投资咨询业务,并于2017年挂牌新三板;而东昇粮油开发则主要经营与期货品种相关的各类大宗原料商品(电解铜、白糖、大豆、粮油、饲料等)。

除此以外,葛卫东还通过混沌投资进行VC、PE投资。企查查显示,混沌投资共有22起对外投资,所投公司包括新材料、房地产、粮油、环保、投资、信息技术和微电子等领域。

对于成功的理解,葛卫东认为“最终还是事业”,其曾于2014年发布一条微博称:“男人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最终还是事业!也许你会迷茫,你会觉得累,你会觉得越成功越孤单,你会思考值不值的问题,你会觉得失去动力了!但当你真的决定放弃时,你会心里空唠唠的,你会无所适从。你需要的也许是调整你的生活方式,让目标更单一,生活更简单。”

浓眉大眼的万科也开始养猪了

最赚钱地铁公司怎样炼成?深圳地铁搞副业,不靠地铁靠房产

科学家董事长意外离世背后:一个昔日“改制范本”的跨界与破产故事

关注财富与人,挖掘公司“不能说的秘密”